— 君子作歌 —

梨园鬼冢 1【瞳耀】

(*/ω\*)
本来想写甜文的,但之前看过了老高的密室逃脱就立马想把季老师拉进来!老高太好玩了哈哈哈哈哈……
因为案子需要考验逻辑思维的,但自己应该还没发开出这种技能,所以估计会变成鬼故事,如果能挑战成功就会是推理梗……更倾向于《鬼吹灯》那种冒险风格,但文废不知道能不能填起来……

基本上故事就是密室逃脱的那个,节目里的许玲月貌似是师妹?应该是很好的朋友,因为老高演过黑熊精,所以许玲月一喊熊,他俩就笑喷了哈哈哈哈哈……看出来他俩关系真的很好,并且十级吐槽许玲月,冤家路窄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觉得季老师要是一起来的话,老高一定会跟季老师跑掉的(*/ω\*)
所以就有了这个脑洞,希望能完成虐完季老师再虐老高的任务!

希望能被大家接受,点个❤️


【看完季老师的直播改主意了,就该从零开始好好虐一虐这俩人( ・᷄ὢ・᷅ )

2)http://a-sure.lofter.com/post/39cb58_ef07f990


—————————————————————————



一座废旧已久的荒村古园,竟能擅自发出了一封信笺。

展耀还是无法说服自己,他捏着那封牛皮信封仔细观察,边边角角褪色残破,像是不知从哪里捡拾来的,信纸薄又脆,格式是竖版排列,让人瞬间有种穿越回百年前的错觉,再看信中文字,能看出是用毛笔所书写,笔锋柔润圆滑,腕劲却不足,若是以此判断为女性却依然能从笔迹的收势中看出一些洒脱与力度。

“怎么样?”白羽瞳耐心地等待展耀鉴定这封邀请信笺。“看出什么了没有?”

“虽然只是寥寥数字,但一般女性的字体会在笔划收尾时放轻腕力,男性却还可以保持力道,只在最后一点放轻,所以女性的字才看起来会比男性的字柔润纤细,或者说女人的字才会更有‘女人味’。这封信嘛……我判定是位男性,尽管是不那么正宗的小楷,但摆在这里的信看起来没这么简单。”

白羽瞳赞许地点点头,继续问道:“是什么时候收到的这封信?”他问得并不是展耀,而是站在办公室里的另一名女警。

“当时据死者描述是两个月前,具体时间记不清了,看他当时的精神状态确实不好,所以我们也没有追问。”

白羽瞳不解地问道:“那你之前所说的,古宅会先发一封信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随我走一圈就知道了,空口白话只怕你们不信。”

搞得这么神秘……

白羽瞳和展耀相互对视一眼,他能看到展耀眼里闪出好奇的光。白羽瞳暗自叹了口气,本来约好要趁着这短暂的太平日子与展耀去温泉度假村放松一下,这阵子忙得连枕头都没挨到几下……好不容易两个人能一起空出时间,意外碰上了这尊神仙,当年在警校可是出了名的“老佛爷”——自己认定的事情,谁也别想把她抬走。白羽瞳无奈地看了眼手表,还有些时间,就勉为其难地陪她走一趟吧,谁让猫的好奇心已经被这女人勾起来了呢。

由于案件在市区凶杀科管辖内,所以SCI重案组的两位队长由凶杀科带队重返现场。

“我以为你们已经找到了寄信的宅子。”展耀看到对方将自己带到死亡现场而不是他们口中的神秘古园,原本的好奇心便下降了一格。

白羽瞳也感到这些案子的大同小异,到头来不过是一个套路,莫不是诚心要打扰自己的约会大计。“楚玲月你搞什么鬼,这点小案子你们凶杀科难道搞不定?”

楚玲月丝毫不理会白羽瞳的叫嚣,反而转向展耀,说道:“展博士,请您先勘察一下现场吧。”

展耀看她笃定的神情也不多语,戴上白手套开始在死者的屋内进行探查。展耀首先仔细检查了死亡现场,据楚玲月介绍,周二下午死者的妻子回家后发现丈夫仰面倒地,死亡时间是当天15点前后误差不超过半小时,死亡原因是利器割断颈动脉,凶器就是茶几上的水果刀。

“按照现场情况来看现场血迹不仅在颈部,其他地方也溅有少量血迹,水果刀在其右手,根据家居物品的摆放位置,证明他是右撇子没错。”

“是自杀吗?”白羽瞳就着现有的推断提问道。

楚玲月没有回答,只是把尸检报告递了过去,两个人打开一看便觉得有些惊讶,图片显示出的尸体周身遍布着大小不一的刀痕与鞭痕,好似生前被充满怨恨地束缚住,受尽非人般的虐打和加害,浑身竟然没留一处完好皮肤。

“鞭痕较多,刀痕较少,但这些刀口深浅不一,有的深度达到皮下几厘米。”展耀边读报告边说道,“……什么,竟是与致命伤同一时间出现的?”

楚玲月点点头说道:“我特意让法医反复检查过了,确实不是旧伤,但也不是死后形成的,与颈部的致命刀口的时间是基本一致的,形成同样发生在15点左右。”

白羽瞳和展耀相互对视,似乎一眼能读透彼此的想法,他们转身开始在客厅之外的房间检查起来,就好像是他们自己的案子一样。

白羽瞳见展耀走进了书房,便将其他地方探查了个遍,仅仅走了卧室、厨房和洗漱间等地方便基本摸清了这家人的饮食起居和生活习惯,相较于嫌疑人的背景,在调查初期查清受害人的行为和人际才是破解案情的关键点。白羽瞳完成检查后见展耀在书房呆了这么久居然还没有出来,便等得有些不耐烦。

“猫儿,怎么还不出来?”

展耀听闻回头见白羽瞳站在房间门口,看他满脸写着烦躁就知道死老鼠在分神考虑着周末的度假村。要不是真的遇上了几个解不开的疑点,展耀没准就妥协了,不过现在……

“你过来看看这些。”展耀一招手,白羽瞳就乖乖地走了过来,他看到书桌上摆放着几张纸和照片。

“这是什么?”

“信。”

白羽瞳皱着眉头拿起纸张,发现真的与之前楚玲月提供的信一模一样。

“再看看这些。”说着,展耀把剩下的照片递了过去。

“这些……竟然也是信?”白羽瞳费解,死者与这些来历不明的信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信的内容有重复的,也有单独出现的,大体与咱们看到的那封差不多。”展耀又指了指靠墙壁的书橱,“死者平时爱好摄影,对地理也有一定研究,我翻遍了橱子里的所有书都没有发现与这些信相关的信息。”

白羽瞳分享自己的探查结果道:“这家人日常生活还算规律,没有严重的不良嗜好,陈列摆设都显示正常,看不出有格外突出的问题。看来死者平时除了做点小生意,就是外出摄影了。”

“可是……”

“所以,这个案子还是交给楚玲月吧,我们顶多是从专业角度帮忙一起勘察现场,SCI也不会插手普通的刑事案件。”

“可是你不觉得奇怪吗?”展耀理解白羽瞳的急躁和懒散,但面对这个案子的时候他总有种说不清的难耐,仿佛是鞋里的一粒沙子,走起来不痛不痒却一直硌着心。展耀将白羽瞳重新带回客厅,问道:“如果暂不考虑死者系自杀还是他杀,你感觉如何?”

白羽瞳又默默地叹了口气,仔细地扫描着现场,半晌他终于了解到困扰展耀的问题。“客厅有些杂乱,但与入室盗窃表现不同,一般入室盗窃或抢劫的现场是具备目的性的,而这儿似乎是毫无意义和作用的凌乱,有点像刻意打乱的现场?然后尸体的位置显示出随机性,也就是说,嫌疑人并没有考虑现金等有价值的东西,而是意在杀人。”

展耀点点头,继续说道:“如果只从现场来看接近自杀,那死者身上的血痕如何解释?更何况血痕与颈处刀伤一同出现,有些伤口是死者根本不可能独自完成的。”

白羽瞳接着说下去道:“若真如此,说明凶手具有强烈的反侦查意识,这并不是他第一次犯罪,能够躲避小区监控,有序地清理现场,十有八九会是连环凶案的嫌疑人。”

展耀又提出了另一种推测,说道:“可如果是他杀,鉴证科没有在现场找到第三方的任何证据,甚至连个指纹都没有,仿佛做完案之后消失地无影无踪,这不符合科学,所以我感到一切都充满了矛盾。”

白羽瞳认同地点头,随后发现自己其实是被展耀圈进了案子,不悦地问道:“你该不会想接手这件案子吧?”

没等展耀回答,旁边的楚玲月率先说道:“其实这个案子马上就要以自杀来结案了,你们算是最后一次现场勘察。”

“为什么?不是还有很多疑点没有解开吗?”展耀不解的问。

“就像展博士所推测的,目前为止最大的疑点仅仅在于死亡方式,虽然一部分线索不甚明朗,也没有证据表示死者存在消极情绪导致自杀,但我们暂时也没有任何信息指向他杀,甚至走访了死者生前生意往来或与其有过节的联系人,要么动机不够要么有不在场证明,相较之下不存在杀人动机和作案手法,再加上……”楚玲月顿了顿,低声说道,“最近局里抓得紧,需要在市警局大会前降低犯罪率,所以上面要求限期破案,这个案子如此模糊,到了时限就会按照自杀论处。”

身边的两人了然地点点头,限期破案他们不是没遇到过,每次包局都拿“扫厕所”吓唬整个重案组,幸运地是他们都成功地完成使命,不然总局整栋大厦的厕所都要被SCI的几个人承包了……想到这儿,身患洁癖绝症的白羽瞳忍不住抖了一下。“既然要结案了,岂不是更好。”一想到扫厕所白羽瞳就直恶心,他可不想触这种霉头。

展耀则反对地摇摇头,扭头对白羽瞳说道:“这里面一定还有别的问题,你去找包局把这个案子要过来吧?”

“开什么玩笑!猫儿,就算你不心疼我,也得考虑一下组里的其他人吧,正当紧要时期,破不了案肯定又要被罚扫厕所!”

展耀见白羽瞳像只小老鼠一样叫着就差上蹿下跳了,便赶忙哄道:“没有这么严重,我的意思是,如果是真的是自杀,我们将案情凿实也是避免日后发生疑案,替死者伸冤、为警局分忧也是你义不容辞的责任。”

白羽瞳不受蛊惑、想要反驳,看见点苗头的楚玲月立马上前打边鼓,说道:“展博士说得对啊,白羽瞳你该不会是怕栽在我手上吧?成为你破案记录上的绊脚石。”

身为多年的战友,楚玲月也是相当了解白羽瞳,他敢挑战任何不可能,当真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警察,把激将法在傲世自骄的白羽瞳身上更是非常适用了。

“我怕你?我是怕抢了你的成绩好吗!”白羽瞳果然气哼哼地反驳道。“难道你忘了当年在警校我是靠什么爬到榜首的吗?文武双全好吗!想打破我的记录,你下辈子吧,不下辈子也不可能了……”

听着白羽瞳气不过地碎碎念,楚玲月挑起眉毛翻着白眼,展耀忍不住掩嘴偷笑。

还真是只活跃过度的老鼠。

临走时楚玲月对他们表示,如果能接手这件刑事案件的话,她会提供更多的资料,如果不能她也会自己继续查下去直到真相大白。

“这个死丫头,她肯定背着警局偷偷搞了不少调查。”白羽瞳看似埋怨,实则担心楚玲月。“她一遇到匪夷所思的事情就会一股脑的钻进去,不到最后不出来,真不知道是傻大胆还是驴脾气。”

白羽瞳一边开车一边嘟嚷,见副驾的展耀低头沉思不语,便关心地问道:“猫儿,怎么了?”

“没什么,我还是在想刚才的事。”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想要这个案子?难道你怀疑与心理方面有关?”

展耀摇摇头,答道:“不是,我确实没看到与心理学相关的东西,只是在书房里看到那些书信的时候感到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虽然没有直接关系,但我认为书信一定与死亡有关。”

白羽瞳也同样疑惑道:“说到这些信,看起来真的很有年代感,像上个世纪的东西,还有楚玲月说来自一座古宅,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话也不说全,这丫头学会吊人胃口了。”

“承认吧,你也很好奇。”展耀笃信地扭头看向白羽瞳。

“我比较在意怎么才能能甩掉她,她这明显就是故意的”说着白羽瞳立刻变得十足委屈。“猫儿,你光顾着自己找乐,也不可怜可怜我,咱们忙活这么久了都没进行什么集体活动。”

“咱俩这几天不是一直在一块吗?你还赖在我家不走。”展耀疑惑地问道。

“我是说温泉啊!”白羽瞳不甘心地说道。“就是以前我爸带咱们去的那个啊,当初你还吵着要去第二次……现在好不容易有时间了,你反倒留下来研究案情,我说工作狂的性子能不能收敛一点啊,连累我也陪你一起查案……”


“你可以选择度假村。”


“度假村和你,我肯定选你啊!”白羽瞳气呼呼地反驳道。“你这种灾难体质,把你一个人留下我怎么放心。”


“那不就行了。”展耀得意地说道。


“臭猫,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白羽瞳不甘下风地小声嘟嚷。


“死老鼠好好你的开车!”



看到对方赌气又无可奈何的侧颜,展耀顿感好笑,但不知何故他的心头仍有一丝不安围绕,他不懂那些文字和纸张到底有什么魔力能吸引他们,书信上字字情真意切却又与当代格格不入,显得尤为诡异。这种隐隐地散发出来的迷雾似乎正缓缓将他们笼罩。


———TBC【鬼故事也很头疼……

评论(2)
热度(61)

2018-07-21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