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子作歌 —

你怎么在我床上 3完【瞳耀】

我发现我的动力就是两位老师的小互动啊!!
每一次互动都能增加新的梗,每次都很皮,快要被这俩笑死了……【【很快冷少爷要被宙哥带跑偏了……
这篇终于完了,这是我填的最快的一次了,最后收尾感觉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技艺不精就只能多多练习了……【【然鹅这时才想起来可以请神助攻帮忙……

大概是觉得两个人应该不需要什么结尾,就这样继续下去就好了,每天抓个坏蛋,拉拉小手,回家亲亲小嘴,吃饭睡觉就最适合他俩了……所以结尾收的仓促了点,毕竟想看看第二季能开启什么新梗!【【小小许个愿,争取奶出第二季🙏

多亏了两位老师不定期撒糖精,希望有机会还能看到两位老师的合作。
感谢大家的喜欢❤️,这篇完结后又可以开新的了,希望能满足你们的脑洞。


———————————————————————————


经过几轮不休的奋战,SCI组再次成功破获一起特大要案,白羽瞳破例同意让大家开个庆功会,却也掺杂了小小私心,他希望借此机会能与展耀好好谈一谈,但又不想显得太过矫揉造作,以免引起他的误会。尽管如此,白羽瞳还是焦虑地把谈话流程反复在脑中过了好几遍,他确实有些紧张,怕展耀会被自己的真情流露而吓跑,可是计划永远赶不上意外。

“今晚我就不同你们去了。”展耀如实说道。“同窗好友刚从美国回来,想约我见一面。”

“可是……”白羽瞳想急切地劝说。

“我也不想扫大家的兴致,”展耀及时打断白羽瞳的话语。“可同学在国内待不了太久,如果还有时间我会赶过来,可以吗?”

面对诚恳态度的展耀,白羽瞳一时不知该如何阻止,只能由他去了。当其他人在酒吧狂欢拼酒,白羽瞳则不爽地坐在角落全程黑脸,机械得一口接一口地喝着酒,他开始后悔为何就这样放任展耀离开。

“想他就去找他。”

白羽瞳被身旁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扭头细看才发现自家大姐不知何时已经坐到身边。“姐?你怎么来了?”

“公孙在这里啊。”大姐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我好歹也是断断续续看着你们长大的,了解你们两人的性格,即使在外面的那段时间都是小耀一直写信与我分享你们的生活,他真的是个好孩子,所以你更有责任为他争取幸福。我呢,恰巧知道了小耀跟老同学会面的酒店。”

“酒店?”白羽瞳一下抓住了自以为是的重点。“有哪个正经同学会约在酒店见面!”

都说色令智昏,傻弟弟自然也跑不了。大姐轻轻用肩碰了碰白羽瞳,掏出正标着定位的手机,怂恿道:“你到底去不去?”

待白羽瞳认清标注的位置,便立刻从沙发上起身跳了出去,这一举动看懵了其他人,公孙哲望了眼头也没回的白羽瞳,沉稳地问道:“这样做好吗?”

“他们憋了这么多年,我看着都难受,权当报答他们对我的照顾了。”

与此同时展耀和朋友坐在酒店的餐厅约谈,可心思不整的展耀总是一动不动地走神儿,仿佛他的思绪飘出窗外,飘到冷夜的大街去寻找一直念着的白羽瞳得知自己无法出现在庆功会而落寞的背影,当时专业敏感的展耀稍稍觉察出了什么,那不是白羽瞳应有的表现。

“展耀?”身前的友人试着唤回他的注意力。“我说你今晚怎么了?你看看你,我就待这么几天还心不在焉的。”

展耀感到不好意思地说道:“抱歉,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有点分神。”

“这可不像你的风格,我了解的展耀一向游刃有余,我在美国都听说了你们的重案组,很了不起啊!不过话说回来,这种工作肯定会导致精神压力,要不要跟我回美国散散心啊?咱们不少同学目前都在国外搞研究项目呢……”

耳听着老同学停不下来的絮叨,想起之前父亲要将自己送回美国,完全是因为自己的执意才勉强留了下来,那时候背后默默支撑和信任他的是白羽瞳,可以说,展耀发现是因为白羽瞳才选择留下。

“我今晚能睡酒店吗?”

展耀回想到前几日的状态,突然抬起头来询问。他把老友问得一愣,同样是心理学专业,并不是没看出展耀的不对劲,从专业层面分析,展耀疑似在逃避着什么,但所逃避的现实却引得他无法放开手断然离去,而且一晚上不是走神就是看表,以对同窗好友的了解,展耀八成是……在展耀继续出神的功夫,老友把他里外分析了个遍,最后竟然还有点小兴奋。

饭毕两人从餐厅绕到酒店大厅。

“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本以为你会请我吃个米其林餐厅呢。”展耀揶揄道。

“这不是省事吗。”友人大咧地说着。“我看你也不回去拿东西了,这啥都有。”

“我用不习惯。”

这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老毛病!“那你还住酒店,回家不好吗。”老同学忍不住吐槽道。“走吧走吧,我明儿一早的飞机。”说着便想要打消展耀拿家用住酒店的念头,在刚把手搭在展耀的臂膀上的时候,瞬间感到一阵旋风窜到面前,然后被一个突如其来地擒拿手将自己的手臂弯了过去,紧接着又一个过肩摔便趴在了地上,整个过程懵到忘了叫喊,就听得头顶上有人在相互怒斥。

“白羽瞳!你疯了吗!”

“我亲眼看见他想要强行把你带走!”

“你哪只眼睛看见强行了?”

“我就是看到他在拽你啊!这不是非礼是什么。”

这人对“非礼”是不是有什么误解?碰一下胳膊就是非礼?!

展耀懒得辩论,只得连忙把好友从地上扶起来。好友定睛扫了一下展耀身边的男人,一套干练的白衣,英俊的外貌和刚才力度恰好的动作,又在展耀询问的同时,接收到了男人凶恶的瞪视——原来是这位。好友了然一笑,连连摆手。“至少我可以自己享受五星套房了。这位朋友抓紧把展耀带走吧,可摔死我了……”

见老同学扶着腰、瘸着腿离开,展耀回身看到白羽瞳丝毫没有悔过的意思,无奈地说道:“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说赶回去吗?”

“我担心你啊,”白羽瞳气哼哼地说道,“幸好我来得及时。”

“有什么好担心的,那只是我的同学,下手这么重,让我以后还怎么面对人家。”展耀也不满的埋怨道。

“不见就不见,我不喜欢的,你也不许。”白羽瞳牛脾气一上来便抓起展耀的手,拉着他迅速离开这个惹人讨厌的地方。

“我说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展耀生气道,“就连办案的时候也一意孤行,还不听劝阻。”

“怎么又扯到办案了,难道咱俩的关系都抵不过一个同学?至于为了维护他来贬低我吗。”白羽瞳有些委屈,但依然骄傲地回嘴。

“你要是在意我们的关系,就不会反驳我。”说完两个人都气哼一声别过头去。

眼看今晚小白鼠又尝试爬起来吃灯油,谁想差点被油灯把毛燎了……

二人一路无言,展耀见白羽瞳没有返回酒吧的意思,便也没有过问,反正他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只不过这只老鼠好像在生气?他又怎么了,明明先动手的人是他,反倒成了自己不该与别人聚餐的错,展耀感到白羽瞳的保护圈是不是又扩大了一层……其实白羽瞳已然知道那是一场误会,但仍是觉得郁闷,他完全是下意识地冲过去,在看到展耀身上的手,完全忘记了该如何应对,职业敏感在不适时的时候冒出来就是这般惹人讨厌,竟以为对方是不怀好意,不过白羽瞳可没后悔将那人摔在地上,以防万一罢了。可他心里依旧一阵委屈和懊恼,总是在展耀面前犯蠢,如果说他在追求展耀的话,那么所谓恋爱手册中的技巧他是哪样都没完成,怎么说自己也想要站在主动的地位,最后却成了展耀欲擒故纵的对象,一不淡定就被操纵,完全抓不到他的心思,即使这么多年过去,白羽瞳反而节节败退。

两个人各怀心事依然没有相互对话,直到白羽瞳看见展耀湿漉漉的发尾,水滴顺着脖颈往下流淌,他努力摆脱幻想,吞了下口水,率先开口道:“展耀,我想跟你谈谈。”

展耀毫不意外地点点头,便挨着白羽瞳坐好,他身上蒸腾的味道钻进白羽瞳的大脑,一下阻断了思考能力的神经。

“我……”白羽瞳不知从何说起,之前预演好的台词此时一句都用不上。

“我接受你的道歉。”展耀看他吞吞吐吐的样子,以为他是骄傲地放不下姿态,大度地说完欲要起身。

嗯?发展方向不太对。

白羽瞳赶忙按住展耀的手,心一横便使劲握了握,不再松开。

展耀感受到手背上的热度,他抬眼看到白羽瞳双眼里的坚定,也不知该不该摆脱紧握的手。

“你不讨厌我对吗?”白羽瞳倾身问道。

“我为什么讨厌你?”展耀如实回答。

白羽瞳又向前攻略,问道:“那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保证呆在我身边吗?”

面对逐渐靠近的白羽瞳,展耀一点防备都没有,只得应和道:“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白羽瞳得到肯定的答案后翘起嘴角,“那我就放心了。”

“什么……”不待展耀问完,白羽瞳已经侵略到他的面前,霸道地对着自己期待已久的嘴唇吻了下去。展耀在他贴近的一瞬间产生了幻觉记忆,梦境中白羽瞳也似这般紧紧环绕自己,倾身附来的脸庞与此时重合,等展耀真实地感受到来自白羽瞳的触感才惊觉这不是在做梦,他稍一挣扎便立刻被白羽瞳抓住抗拒的手腕。白羽瞳一手扶住展耀的后颈,一而再地侵犯直到撬开展耀的唇关,一经开启便马上探了进去忘情地吮吸唇舌,无法顺畅呼吸的展耀似乎受到了蛊惑,只好顺从地接纳白羽瞳,乖乖地等他放开自己,却同样在感受着他喷洒的气息和温柔的味道,也越来越习惯白羽瞳不断深入的试探。

当白羽瞳回味无穷的退后,仔细欣赏一吻就透的展耀,但见对方红起脸颊喘着气,他大胆地将额头抵在对方前额上,笑着问道:“这样会讨厌吗?”

此时展耀满眼都是白羽瞳的宠溺,颈后源源不断地传来飙升的热度,果然如同梦里演绎的那般情景,只不过面前的白羽瞳比梦境中的更完美,不再单向联动,是完全属于展耀的白羽瞳。他的白羽瞳会第一时间将其挡在身后,会一边抱怨一边喂自己苹果;时刻顾及自自己的感受,就算身犯险径也一直站在左边,不停为自己打开保护伞。展耀短短回忆着前半人生的故事,全部都由白羽瞳构成,是时候明白没有人会比白羽瞳更爱了。

该给白羽瞳一些回应了,看他等到焦急的样子不由得微笑。“一点也不讨厌,相反我很喜欢。”

终于梦境与现实交融在一起,白羽瞳将笑靥如花的展耀紧紧搂在怀里,嗅着彼此交织的时光,再也不是自己在这条路上独自告白,不用思念着展耀的味道无处安眠。白羽瞳患得患失地将怀抱收紧,后怕地在展耀耳边喃喃道:“幸好你没走……”

展耀窝在白羽瞳的拥抱里面,一想到今晚对方反差的表现就觉得好笑。原来白羽瞳早已变成这般了吗?为何自己像个傻瓜一样后知后觉,那么他忍耐了多久就如同给予了自己多久的时间,这对于展耀来说何其重要,白羽瞳要把放大的情感努力隐匿起开只为了担心自己无法接受,将过热的爱一点点抽丝剥茧,变化细腻的柔软围绕在身边不离不弃,却从不会被烦扰。想到这展耀抓紧了白羽瞳的衬衫:“对不起,让你等了很久。”

白羽瞳闻言重新看着展耀有些心疼的脸,手不自觉抚上他的脸庞。“多久我都可以等,只要是你,我做什么都无所谓,不过从今以后,都别想离开我。”

面对白羽瞳的任性,展耀满目含春笑道:“彼此彼此,你以后也不能逃开我了。”

怎么会呢,我的全部是你,不论走到哪里也都是因为你而已。

“猫儿,我好爱你。”

“死老鼠,我也是。”

从今往未来,你我之间不存在天各一方,如同黑夜与白昼交集,能够忘却时间和短暂分离,从此我们只有爱这条路,披荆斩棘向前,困难不过使我们更相爱。白羽瞳和展耀相视一笑,来日情长,多多关照。


———END【被lof吓得不敢开车】


“猫儿,那我今晚能睡你的床了吗?”

“不行。”展耀立刻就猜中白羽瞳的小心思,红晕爬上双颊,果断拒绝道。“你又得寸进尺。”

脸都红了,原来猫儿也会口是心非。管他呢,就算被猫儿挠也不再睡地板了。

第二天。

“死老鼠!你怎么又在我床上。”

“猫儿,难得好天气,我再陪你睡会吧。”

评论
热度(89)

2018-07-15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