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子作歌 —

你怎么在我床上 2【瞳耀】

(T ^ T) 我是个话唠,一点事能写一堆,本来想着一发完的甜饼居然还没撑完……脑子里出现的画面根本没有好好写出意境来,但愿大家看的时候能想象到跟我一样的画面。感情一点点升温就对了,青梅竹马也得积累到一定程度,然后在对的时间对的机遇上告白,我是这样安慰自己来拖坑的……
虽然有occ和rps,但很高兴两位老师能够结识彼此并且成为好朋友,这部剧将是他们友谊的象征。没想到大家这么喜欢这篇,我还攒了好多剧中的小细节想展开写,希望继续喜欢,喜欢就桃心❤️鼓励一下吧!

(1)http://a-sure.lofter.com/post/39cb58_eeb5aae6
————————————————————————


由于整个SCI重案组的精英们不断搜集整理线索、推理犯罪行为,能预感到案子似乎要临近尾声,当线索一一锁定反而会比刚开始的时候容易些,所以在白羽瞳低头看到展耀稍显凌乱的发丝和半阖的眼皮,便决定让重案组回家养精蓄锐去准备此后的抓捕。

“走,我们也回家吧。”白羽瞳一如往常地说道。

“我要自己走。”展耀双手揉着太阳穴。

“你这幅样子,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回去。”白羽瞳皱紧眉头,抬手扶上展耀的手臂。“乖,不要闹了好不好?”

展耀不耐烦地摆脱他的纠缠。“爪子拿开。”然后摆出一副展博士劝人向善的模样,说道:“有送我回家的功夫还不如去看一下你父母,你说你多久才去看望一次?”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白羽瞳赶忙打断展耀还没来得及开始的长篇大论。“去还不行吗……”随后又重新抓起展耀的手将他从椅子上拉起。

“你干嘛?”展耀疑惑地问道,本以为自己成功了。

“去爸妈家啊,不是你说的吗?”白羽瞳同样疑惑地回望,本以为自己听话,对方就会听话。

“那是你爹妈又不是我的,你自己去就好了。”展耀小声答道。

“你竟然忍心让我一个人面对那几只老虎!”白羽瞳痛心疾首地瞪着展耀,后者心虚地偏过脑袋。欣慰的是看到展耀因为吵闹而精神稍见好转,于是不由分说地将展耀带离警局并强行塞进车里。

“喂我又没说陪你回家!”

“这不是你提议的吗?再说我一个人回去一定会被他们骂死啊。”白羽瞳暗自打寒战。

“你自己的事自己解决。”

“猫儿你这么薄情,就不能心疼我一下吗?”白羽瞳努力卖惨状。

“我怎么不心疼你了?总是我替你挡枪。”脑子有些卡壳的展耀脱口而出,毕竟每次看到青梅竹马的兄弟被轮番上阵的叔叔阿姨姐姐数落,确实挺惨的……

嗯?猫儿刚才说什么?

“猫儿你说什么?”

“我说你确实挺惨的。”

“不对不对……你说心疼我?”话语至此,白羽瞳扭头望向如坐针毡的展耀,对方的脸蛋好像比之前更有血色了呢,他顿时没来由地心情大好,翘着嘴角加大油门向家的方向飙去。反而展耀意识到刚才脱口的原句,不自觉地感到了尴尬,要说好友之间互相依赖和调侃并不为过,只是夜夜受到那梦魇的影响,这些词汇字眼似乎都被染上了不明貌的色彩,真是渴望有一种魔法能让白羽瞳把之前的事情一忘皆空,现在展耀不得不一边在脑中默读专业知识一边寻找让自己重新坦然面对的办法。

“哎呀为什么不提早打个电话呀,好准备你们爱吃的菜。”白妈妈一看到他们进门就絮叨起来。“小耀的脸怎么这么难看啊?阿姨一会给你煲点热汤。”

“妈,我才是你儿子吧……”白羽瞳十分不理解为何从小到大展耀在白家的地位如此之高。

“你还知道是我儿子啊!”白妈妈气不打一出来,抬手就要打,白羽瞳立刻吓得躲到展耀身后,而展耀站定一旁既已司空见惯,再说不捣蛋就不是这只白老鼠了。

“展耀是咱家的宝儿,怎么我就不是了?……啊谁!”本想让展耀做挡箭牌,正与母上大人据理力争,谁承想一只辣手从背后伸了过来,恶狠狠地在胳膊上掐了一把,白羽瞳气呼呼地回头看去,登时才发现大姐就站在身后,不禁惊恐地噤了声。

“一回家就惹妈生气,就知道嘴犟,怎么不学学人家小耀!老老实实做人很难吗?”大姐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可我还什么都没干啊!

白羽瞳痛心疾首地拽了拽面前的展耀想要求助,才看见对方正憋着气偷笑,许久未见的红晕爬上两颊,搭配上文秀的脸庞,忍俊不禁的笑容宛如含苞欲出的花朵,从花心散发出来的快乐感染着自己,开心的小音符已经蹦跳着环绕两人,自动播放着“喵喵喵”的愉悦乐曲,白羽瞳忍不住揽过展耀的身膀,原来自己早已迷恋上他的音容笑貌。

如此近距离的白羽瞳附在展耀耳边轻轻说道:“你就这么喜欢看我出糗?”

展耀见白羽瞳在家人面前就毫不避讳地动手动脚,真是胆大如饿鼠了!展耀的表情变得不自然,脸颊却更红了,刚刚在耳边悄声说话的热气冲进大脑,不自主地又想起夜晚的梦境,梦里环抱自己的白羽瞳也这样对着咬耳朵,虽然听不到梦中的话语但一定不是什么正经老鼠……体温有些飙升的展耀红着脸用手肘使劲戳了下白羽瞳的软肋。

“滚。”

白羽瞳嘿嘿坏笑,害羞的猫儿真的很好看。

晚餐的时候白羽瞳跟着展耀挤在一边吃饭,展耀无奈地问道:“干嘛挨这么近?”

白羽瞳一副为难的样子,小声抱怨道:“打死我也不跟大姐头坐一起,她下手太黑……”

“白羽瞳!”耳朵根极好的大姐厉声断喝。“不要打扰小耀吃饭!”

白妈妈亲手斟了一碗养生汤给展耀。“小耀你多吃点补补气血,是不是羽瞳只顾着工作,没有好好照顾你啊?”

展耀慌忙接过汤碗,心想如果再给老鼠拆台,恐怕他从此以后没什么好日子了……于是连忙打圆场:“没有,羽瞳很照顾我。”

“是啊,我最关心的就是展耀了啊。”随说着白羽瞳拼命地给展耀夹菜,几筷子就在碗里堆起了小山。

展耀一巴掌拍开白羽瞳停不下的手,从嘴角挤出一句:“好了,做样子也有个限度。”

白羽瞳回瞪的眼神表示不满,却又故意地趴在展耀肩膀边假装狠笑地说道:“我可不是做样子,不好好吃完今晚就别想睡了。”

展耀拼命忍住将饭碗扣在他脸上的冲动,咬着牙、咽着饭,可思绪又兜兜转转地跑到那些梦里去了——为什么刚刚的威胁听着也如此耳熟?这只臭老鼠也一定在梦里这般欺负过自己,作了什么孽才会变成现在这般境地,可面对这些从未经历过的事情简直一筹莫展,恨不得抛开所有逃离困惑与擒纵的股掌。

不过令展耀意想不到的是,晚饭过后盛情招待的白家竟然让自己留宿,说到底还是白羽瞳在一旁不停怂恿,所以展耀费尽心机地躲避白羽瞳的又一晚,失败了。

白羽瞳也成功地获得一记眼刀和一只将自己关在笼子里的猫。

当无所事事的展耀只得再把案子捋一遍的时候,白羽瞳讨好似的敲开房门,将温好的牛奶双手递上。

展耀轻哼一声,下了逐客令:“你可以出去了。”

“猫儿,你在生气吗?”白羽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不动声色地蹭到展耀身边问道。“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我改。”

面对如此谦逊懂事的白老鼠,展耀不禁怀疑他下一秒就要干什么坏事。“我没生气。”

“可你好像一直不太对劲啊,“白羽瞳继续刨坑问道,“是因为这次的案子还是我?”

“我把案件从头回顾了一下,我们的方向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就是因为我了。”白羽瞳迫不及待地说道。“猫儿,你对我还有哪里不满意的?”

臭老鼠果然在下套!

“我要说满意呢?”

“那你闹什么别扭,都这么满意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那我要说哪都不满意呢?”

白羽瞳闭了嘴认真地思考,半晌才委屈地答道:“猫儿,我真的错了,不管错哪儿了我先道歉。”

看着表现得可怜兮兮的白羽瞳安静地坐在旁边,那副德行就差搭配一个搓衣板了,展耀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为什么这些情景看上去都不太对劲!他有些绝望地用双手捂住脸,闷声闷气地说道:“不是你的错,我只想好好睡一觉……”

“也对,既然都没错,我们不如睡觉吧。”

他说什么?!

展耀立刻把手从脸上挪开,突然发现白羽瞳已经静静地靠了过来,一抬眼皮就望见他英气十足的脸庞紧紧地盯住自己,没有被迷惑的展耀拒绝道:“你抓紧滚出去。”

“可我得先看着你睡觉啊。”白羽瞳理所当然地与他打着太极。“老妈怕你住不习惯,让我好好照顾你。”

什么玩意?!

“白羽瞳你不要太过分!你家这么大,随便滚去哪间!”

“可平时跟你住惯了,没了你我也睡不着啊。”

“死耗子你真是欺人太甚!”展耀气急败坏地一脚踹过去,怎奈没有任何威胁的力量反倒教白羽瞳一手抓住了纤细的脚踝,展耀还想接着踹第二脚,不想两只都被白羽瞳抓在怀里,然后没等展耀反应过来,便又仰面倒在床上,被人摁住了双手。展耀内心立刻警铃大作,他有种梦魇照进现实的错位感,如同梦境一样,他的身躯整个被禁锢在白羽瞳的阴影下,无法动弹肢体却还是勉强看向对方,面对面仅仅毫米,分明的棱角和高挺的鼻梁,还有那双蕴含丰富情感的黑瞳,甚至已经能看到白羽瞳眼眸中倒影出的自己,对方似乎也正仔细地勾勒自己的模样。展耀尽力将这一切绘想甩出去,加之层层叠叠如电视剧般暧昧不明的情节,并不适合在这时挑战对方的底线,于是轻声软语的埋怨道:“老白,我真的好困啊……”

该死!猫儿怎么会如此可爱啊。

白羽瞳忍痛松开禁锢,他对拿捏松紧自如的展耀就是没脾气,只得像是捂冰块一样将他捧在手心,也不知道这位大心理学博士是不懂还是傻,可按照博士的性格,如果直接了当地告诉他,说不定还会被挠几下。白羽瞳郁闷地起身,有种能看不能吃的抓耳挠腮,仿佛一只老鼠想要偷吃灯油,却怎样都爬不上去,无可奈何地仰望油罐,就说今晚距离喷香的灯油只差几毫米了,结果依然败下阵来。展耀的表现让白羽瞳无所适从,想要张嘴直白心思,唯恐对方会从此陌路,可满怀热情又百爪挠心的感觉不得不逼着自己要去亲近喜欢的人,期望能够每时每刻出现在他身边,让他的生命里充斥着自己,哪怕任何小事都由两个人去完成,创造展耀不能逃避的、满是“白羽瞳”的回忆。

展耀抬头看到白羽瞳不断变换的脸色,哑然失笑,虽然感情上他没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可论心理攻防白sir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过不思议的是,对于白羽瞳如此近距离面对时,自己竟然一点也不反感,不清不楚、模糊暧昧的动作反而令心脏砰砰直跳,许久才能恢复正常呼吸,他一时间已经无法分清是梦还是源自更深层的情感,回想过两个人在一起的点滴,和白羽瞳说起过去日子,聊着未来光景;和白羽瞳半夜凌晨偷爬到山顶看传说中的流星雨,沿着海岸寻找日出时的天际;即使曾经相隔千里,如今和白羽瞳同吃同住、度过生死。现在想来,回忆中的一幕幕全是唯有那人,尽管难免磕磕绊绊,如果可以选择的话白羽瞳能第一时间出现在心底。展耀有些困惑了,他既不能将这份过分亲昵的感情归为友谊,也不能选择在日日见君的时候逃离,因为这对彼此都不公平,难道要这样一直维持不明就理的关系耗下去吗?

夜晚时分两个人背对背而入寝,彼此却各怀心事、无心睡眠。白羽瞳辗转反侧,闭上眼便会浮现展耀的身影,半晌才意识到日想夜想的人就躺在旁边,他索性偏头仔细勾勒对方的轮廓,而展耀似乎能够觉察到背后白羽瞳如炬的注视,灼烧着后背和发烫的脸颊,红晕不由得染上了耳朵,这点小细节怎会逃脱白sir的眼睛,原来猫儿难为情的时候从不说话。虽然白羽瞳能给予展耀足够的时间和尊重,却依然难掩诚欢诚喜、一往情深,他忍不住再次将“熟睡”的展耀搂进怀里,脑袋紧紧贴在他热腾腾的后颈,还轻轻地蹭了蹭,确认一分一秒都呼吸着对方的味道,满意地睡着。

而第二天展耀顶着比以往更严重的黑眼圈睁开眼,因为某个不正经的老鼠昨晚耍懒一般的靠过来,导致自己僵了一整晚都不敢翻身,而且梦中的白羽瞳更加清晰和明确,被现实与梦境两相夹击的展耀用快混沌成水浆的脑子迷糊地决定,下次一定坚决地将白老鼠踹出猫窝!卖惨也不行,嗯不过要有美食投喂还是可以考虑的……


———TBC(强行上床动手动脚的白瑟就该让姐姐打一顿)

评论(10)
热度(224)

2018-07-12

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