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子作歌 —

你怎么在我床上 1【瞳耀】

很喜欢这部剧,个人觉得把同人真人化了之后更喜欢老高和少爷扮演的白羽瞳和展耀,很喜欢层层推进的感情,感情又不是一瞬间积累起来的……因为原作是建立在历史人物上的架空作品,所以当初的occ也好,现在的改编也好,其实都已经是独立的作品了,就算是各个网剧之间有共性也好,请各党派不要来回比较,钻牛角多没意思……基本上发出来的花絮或者跟剧相关的视频,我是一点点抠着看的,尤其是原版花絮bgm这么大耳朵快废了……瞬间能感觉到两位老师的努力和用心,默默地圈地自萌掺合一点点rps【就一点点

还喜欢抠一些小细节来自萌,所以我就很好奇,明明睡在地上,到底是怎么不止一次跑到床上去了!!!

不禁发出了跟展猫同样的疑问……

—————————————————————————


最近又是一件棘手的重案,展耀疲惫地捏了捏睛明穴,既然涉及到自己的职业与专业,案子倒还好,只是……

“咖啡。”白羽瞳静悄悄地靠近展耀,将手里端着的一只热气蒸腾的纸杯递到他面前。“趁热喝。”

展耀感激地接过来便马上喝一口,然后眉头立刻皱在一起,顺手揭开杯盖发现咖啡浅淡无色,问道:“这是咖啡?不就是拿咖啡勺在牛奶里涮了一下吧?”

“咖啡伤胃,牛奶补钙。”说完白羽瞳面不更色地喝着另一杯。“谁让你总是熬夜。”

展耀都能闻到豆子的醇香从白羽瞳嘴里飘过来,他忍了忍才阻止自己想要把滚烫的牛奶泼到对方脸上的冲动。

罪魁祸首到底是谁啊!

展耀无奈地举着牛奶杯暗啐,这会儿他的头更疼了。

也许是因为展耀的脸色在夜晚来临之际变得难看起来,白羽瞳早早解散了队伍,娴熟地拉起展耀便要回家。

“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白羽瞳听罢惊奇地扭回头望着展耀,可是手却还是紧紧抓住他的手臂不放,在看到展耀肯定的表情后,下意识地想要伸手贴进他的额头。

“我说真的。”展耀一巴掌拍开白羽瞳袭来的手。“我打车就可以。”

“别开玩笑了,”白羽瞳顿时感到好笑。“你晚饭还没吃,回去一定会饿死。”

“我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展耀毫不心虚地答道。

此话一出,白羽瞳顿感疑惑,展耀对自己一向是有话直说,哪怕遇到双方争执不下的矛盾时也巴不得数落出自己的错误,今天晚上这是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我能有什么好隐瞒的,只是不想让你的宝贵时间都花在我身上。”话刚说完白羽瞳温热的手掌便贴上了展耀微凉的额头,突如其来的热度和对方无法控制的动作让心脏凸蹦了一下。

“不烧啊,怎么说起胡话来……”白羽瞳喃喃自语。

展耀在手掌离开后还能感觉到对方残留的体温,这份关心仿佛一副加热过的药剂持续缓解着这一天积攒下的压力与烦恼,使得精神也恢复原状。白羽瞳无解地望着正呆楞在原地的展耀,许是案子的原因让他累坏了,虽然面色比刚才好了许多,但仍是满目困扰,不由分说地继续拉着展耀的手,任凭他如何抗议也要将其与自己一道回家。

时间来到深夜,果不其然白羽瞳再次提出留宿在展耀家。

“你睡地上。”

“为什么每次我都要睡在地上?”白羽瞳质问道。“地板太硬睡不着。”

“那就睡沙发。”

“为什么又要睡沙发?”白羽瞳抗议道,“沙发太窄睡不着。”

展耀反而认真地想了想,顺嘴说道;“不然睡浴缸?”

白羽瞳一听到这荒唐的提议,便生气地瞪大了眼睛,那样子似乎下一秒就要朝展耀扑过去。

展耀也意识到这个想法有些离谱,马上摁住羽瞳按耐不住的双手。“那、那怎么办,难道你想睡阳台?”


白羽瞳压下窜上来的戾气,好言好语地劝道:“我要睡床。”

“那我睡哪儿?这可是我家。”

“你也睡床。”

“不行。”展耀一口回绝了白羽瞳的答案。“我不习惯跟别人睡一张床。”

白羽瞳忍不住翻起了白眼。“这算什么理由?我们八岁之前都在一张床好吗,你跟我睡了八年。”

“不行。”

“喂,那么大的双人床,就算两个人也不会被挤到好吗,你这样太浪费了。”

“不行。”

“你对我有点同情心行不行?”

“不行。”展耀捏了捏开始发疼的睛明穴,坚定回绝道:“虽然我知道这样对你很不公平,但你可以回你家睡。”说完便一言不发地抬起屁股走回卧室,努力无视白羽瞳惊讶的神情。

关上门的瞬间,展耀长舒一口气,拖着疲惫的身躯安心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的太阳透过窗帘缝隙扑撒在展耀的眼角,他眉宇间似乎显得有些焦虑,仿佛梦里也在紧张着什么。被明媚阳光惊醒的展耀半睁着眼睛模糊地扫视着周围,就在聚焦越来越清晰的时候,心底的所担心的事也随着蹦跳出来,等他认清现实后便立刻一声大喝。

“白羽瞳!!”

伴着展耀的厉声叫喊,白羽瞳一股脑地从床上弹起来,还随手拿起床头的台灯,懵懵怔怔地四下巡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猫儿你没事吧?”

“你怎么在我床上?”

“还以为什么事……”突然松懈下来的白羽瞳重新滚回床上,死死趴在软塌塌的双人床。“让我再躺会儿,昨天睡得太晚了……”

“我是问你为什么会在我床上?“


回过神的展耀试图将白羽瞳拽起,怎奈身体素质的差距都变成了白费力气,展耀只得气呼呼地甩下他一个人上班去了。

结果整个重案组有生之年终于看到自家老大迟到的样子,令他们感到遗憾的是,没等到他们轮番吐槽,老大就拎着保温桶急慌慌地一头钻进展博士的办公室了。

“怎么又喝咖啡?”白羽瞳一进办公室便看到面色暗沉的展耀正捧着热咖啡,他不费劲地将抢过来的杯子扔掉,然后把准备好的餐粥仔细摆在展耀眼前。“为什么不等我做早饭就跑来上班?”

“这都几点了,你还想不想破案了?”展耀假意抬手看表,意在埋怨。

“再忙也需要吃饭。”白羽瞳将熬得稀稠刚好的皮蛋粥举到展耀的鼻子下面,皮蛋和肉丝的香气猛地挤进他的鼻翼,被美食叫醒的胃觉立刻咕噜叫,在诱惑面前展耀只能懊恼地屈服于人。

白羽瞳满意地盯着专心吃饭的展耀,仍有丝丝疑惑浮上心头。昨夜因为顾及展耀别扭的谈话,他先是困倦地在沙发上挨了半宿,难受的姿势让他的颈椎酸痛,实在没忍住便摸摸索索地跑到展耀的卧室打地铺,还没坚持一会,又被坚硬的地砖硌得浑身发疼。他不是没考虑半夜三更回自己的小家补眠,可是这一阵子都发觉展耀的状态每况愈下,担忧的种子早已埋下了,索性起身又伸手摸了摸展耀的脸蛋,确认无误后突然和着微柔的月亮欣赏他的睡颜,这护了这么多年的人如今还是回到了身边,也许只有自己知道个中滋味,展耀虽然一向有话直说,但也隐藏了不少秘密等待解谜,就好像度过一关关的谜题游戏,不仅要寻找可爱的小动作,也需要深入探求内心的声音。

要是以后一觉醒来就能看见猫儿该有多好。这样想着,白羽瞳困倦地揉揉眼睛,扭头嫌弃地看了看地砖上的毯子,本着照顾猫儿的原则果断爬上展耀的床,入梦前还得意忘形地把展耀半臂搂在怀里……

随着案子的层层推进,休息时间逐渐减少,面对展耀“各睡各的”提议,白羽瞳都选择性无视,于是展耀的精神状况也随之跌入谷底,时常倚靠在办公椅或者车里陷入抵挡不住的浅眠,醒来的时候都会发现身上盖着一件白色外套,和耐心守在旁边的白老鼠。虽然展耀满心感动和温暖,可每每到夜晚却又被这只老鼠折磨的无法安然睡眠,说到折磨当然是字面意思!一旦白羽瞳决定留宿,展耀就半夜做噩梦,有时梦中是黑色的人影纠缠不休,有时是白色的幔帐来回飞舞,有趣的是幔帐能够将黑影远远隔开……但这都不是重点!偶尔展耀会做一些朦胧暧昧的梦,梦中的对象当然是那只死老鼠,温柔的触摸自己的面庞,或是将自己紧紧抱住,更甚是亲吻脸颊和嘴唇,久而久之每次梦到这部分情节,展耀都对自己感到悲哀,身为心理学专家却对付不了一个小段梦魇,而且展耀渐渐地察觉出梦魇竟然生出一丝别样的味道,尤其是梦里白羽瞳霸道地吻上来的时候,原本无法做出挣扎动作的身体竟如此安静和顺从,只有心里默默地干着急,虽然不论是梦中和现实眼眉都透露着紧张和拒绝,可还是呆呆地等到白羽瞳吻够了才勉强地睁开眼睛,每次都急得冒汗,舔舔干涩的嘴角似乎还真有白老鼠的味道?

不可能!

如此反复无常地面对这些无法掌控又真实的梦境,导致现在不论白羽瞳在不在身边,这些情景都会浮现在脑海中,展耀甚至重新熟读了弗洛伊德的著作来解释,可依旧没有摆脱从噩梦转向春梦,也许下一个梦来临时他便要忍不住回应白羽瞳的拥抱,当务之急在找到解决办法前也只有暂时与假象情人保持距离得好。


———TBC【该怎么帮耗子解释他上床了……

(2)http://a-sure.lofter.com/post/39cb58_eeb97d6d

评论(5)
热度(247)

2018-07-10

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