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子作歌 —

丘比特有枪 5【EA,浴血黑帮梗

真不知道EA这个大坑平时冷淡到不行,一有投票就能进前三是怎样一种黑幕……【捂脸


———————————————————————————

权贵阶层不分国家、不论时代,包含男女、跨越年龄,不出奇的一致。这世上相似的身影太多,每个背后都演绎着差不多的剧情,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像是超越千年的诅咒,即使知道这座宫殿已经被啃噬得腐朽依然要跻身于前,面对同样、甚至更高级的同僚,在反复揣摩任何人都能心惊胆战地背出的台词,又生怕不小心会敲震得宫殿抖一抖,人们前赴后继地进贡又不断地顺手索取。

无可救药地自有一套完整理论,腐朽没落却仍屹立不倒,还真有点可怕。

现在想来Arthur没想到会接受一个活在下层的黑帮头子的合约,倒不是因为对方有什么独特气质——确实没看出来Eames的个人魅力在哪——而是潜意识在控制自己点头。

不远处的参议员望着自家儿子端着酒杯、倚着墙,不用说他又走神了。老议员暗自叹气,许是从小就带儿子参加类似的宴会,对于熟练掌握社交圈的Arthur来说,一遍遍地面对这些觥筹交错实在无聊乏味。

可这都是通向未来的必修课。“过来孩子,我带你引荐一下刚竞选成功的Churchill先生。”

Arthur顺从地跟随父亲来到围着人最多的一簇,他立马变幻了一张乖巧伶俐、又不失活力的神情。“很荣幸与您见面,Churchill先生。”

寒暄后在Arthur转身离开的瞬间,又成了那副冷若冬风的脸,成熟且志在必得,换脸的技巧老道地可以骗过所有人。也许这才是那天潜意识在提醒他的,得在这座人满为患的宫殿里另辟捷径。

可笑的是,恣意穿梭在人群中还无所事事的Arthur竟然开始思考此时Eames又在哪里作什么妖。

“你又在作什么妖!”

面对拍案而起的大小姐,Eames颇为无奈的解释道:“你那亲爱的哥哥让我来送货。”然后在Ariadne犀利的瞪视下将纯酿全部囤到库房,最后顺手开了一瓶摆在少女眼前。“成年礼过了没?”

小姑娘双手交叉抱胸,依旧脾气不好的讽刺道:“如果让Arthur知道你蓄意纵容我喝酒,会死的更快些。”

“好吧,我想多活两天……”Eames刚想将酒瓶收回,却一把被Ariadne挡住。

女孩一脸无邪笑容,说道:“而我就想看看你是怎么死的。”说罢,把五个酒杯一字摆开,手一横将杯全部倒满,得意地拿起酒示意。

Eames确实讶异于女孩冰火相融的性格,他认命一般地也端起一杯酒来,自言自语道:“至少死之前得喝饱。”

然后两个人一饮而尽,空杯撞在桌子上的声音叮当有力。

所以Arthur想迫切地离开宴会,他一晚上可没少有危机的预感,不幸的是这份与生俱来的第六感通常出奇准确,而目前为止唯一让他若有所思的是自己才刚刚开始针对这位新上任的内阁理事来开展宏图,步伐却被一席意外阻止。

Arthur只得按耐住性子,打算多留一会观察局势,他顺手从侍者端举的托盘上拿了一杯金香槟,酒杯还未送到嘴边,便顺着不经意的视线察觉到,远处墙角边一个正在俯身的身影,那人身着同款侍者的服饰,双手按着腹部似乎正在呕吐,这让Arthur不禁厌恶,就在这人再次弯腰的一刻,Arthur突然看见了对方别在腰间的一把手枪,锃亮还闪着光,他顿时瞪大了眼睛,浑身一震立刻处于戒备状态。或许是某位大臣的保镖假扮侍者?Arthur排除这种推测,他稳了稳心神,如平常一样的步调向那人靠近,想要调查清楚的Arthur未走多近,但见那名侍者猛然间起身,神情既恍惚又亢奋,然后转身面向宴会厅,下一秒仿佛得到了什么启示,快速的掏出腰间的手枪,抬手就向眼前扣动了扳机。

早有准备的Arthur在那人转过身的时候就望了眼左边还毫无觉察的内阁们,转眼间见对方抬起枪,便想也没想地朝父亲的方向扑挡过去,此时父亲正与Churchill交流谈话,没想到突遭此劫,被儿子扑倒的同时也连带将旁边的理事们撞在地上,加之枪声似惊雷滚滚而来,整个大厅犹如多米诺骨牌,一层层的败到在地,在场男士有的已经忍不住捂住耳朵,因为身边女人们的尖叫比枪响更刺耳,声声惊吓的嚎叫让Arthur顿时想到如果不尽快解决掉这个人,恐怕今晚就得见血了,他胡乱检查了下父亲的状况,便紧紧绷住神经,眼睛盯住肇事者试图找出破绽,这时拿枪的侍者冲着围上来的保卫队连连开枪致使众人躲避连连,似乎强迫贵族向自己屈服的感觉甚是痛快,对方竟然举着枪忘形地仰天大笑,Arthur在那人扬起头的瞬间向他撞了过去将其扑倒在地上,然后连忙按住拿枪的右手,谁料对方壮如牛般,一拳揍在Arthur脸上,即使遭到袭击Arthur也不忘那把闹事的武器牢牢把控,肾上腺狂飙的Arthur也回敬两拳,在双方僵持的时候护卫队赶忙冲上来一齐将其制服。

Arthur起身捏了捏有些吃痛的右手,果然很久没打人,力道都生疏了。父亲连忙上前来忧心地查看儿子被揍一拳的面颊,还好,和以前一样帅。

该死的预感!Arthur狠狠地暗骂,便抓紧请辞离开,直奔自己的俱乐部,路上才感到脸颊上热辣的疼,估计被Ariadne见到又要大惊小怪了。

“别告诉我你又去打架了!”小姑娘大惊道。

又?Eames扬起眉毛。

“只是有个拿枪闹事的,被他揍了一拳。”Arthur不在乎的耸耸肩。

“枪?!”少女果然变得花容失色。“不是洗尘宴吗?哪来的枪,保卫科都是白痴吗!”

Arthur难得顺从地接过Eames给他包好的冰块,轻轻地贴在痛处,丝丝清凉渗入肌肤。“倒是你,怎么喝这么多酒。”他瞪着女孩被酒精熏红的双颊,用眼角示意满桌狼藉。

只是微醺的女孩无辜的眨着大眼看向Eames,假装醉意朦胧地答道:“他说要庆祝一下我的成人礼。”

Eames早知是这结果,认命地举起双手表示投降,也同样用无辜的眼神看着Arthur,后者像是泄了气一般无奈地抿了抿嘴,将剩余的酒一饮而尽,便将女孩撵回了家。

“我发誓没有……”

“行了,”Arthur打断道。“我知道她的酒量。”

Eames歪头望了望他红肿的脸颊,忍不住问道:“还疼吗?”然后又给他倒满一杯。“我说什么来着,下次你得找个人陪你一起去。”

“乌鸦嘴。”跟自己的第六感一样讨厌。

“但愿这事就此结束。”

“出了什么事?”Eames见Ariadne已经离开,便开口问道。

Arthur将经过和盘托出后,阴郁的说道:“这可不是小事,新官上任三把火,那人脖颈和手腕上还有帮派的纹身,即便今晚是个意外,新理事长绝不会就此罢休。”

“哪种纹身?”

Arthur摇摇头道:“其中一个有点像锚或者舵,我不是很熟悉。”

“大概是普尔帮。”Eames点燃一支雪茄分析道。“他们是毒品起家,最近听说警局正在搞禁毒,他们已经入不敷出了,手底下的人难免要混进去蹭点什么,估计是毒瘾发作吧。Ariadne说得对,护卫队都是白痴。”

当然,这也是Churchill向首相汇报的总结。

Arthur下意识郁闷地揉着脸颊,这下可好,白挨一拳。

评论
热度(5)

2017-12-24

5